父亲

散文 103℃

父亲去世已经整整十年了。 现在的我也早已过了不惑之年,每每回忆起父亲在世时的点点滴滴,总是情不能自已。 父亲出生在上世纪三四十年代,大字不识一个,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民。 在他身上...

托物言志哲理文摘抄?

散文 72℃

它没有春天里桃树的争妍斗艳,也没有夏天里梧桐那硕大的叶片,更没有秋天里银杏树的一身金色的外衣。 它只是冬天里,穿着朴素绿色外套的松树。 松树的叶子象针一样,一簇簇向外伸长着,每...

那些旧笔记本

散文 69℃

这些旧笔记本,保存时间最长的整整半个世纪。 最旧最小的,原来的封皮早已磨失不在,现在最上面的一页竖写两行字:“横眉冷对千夫指,俯首甘为孺子牛”,右下方落款“鲁迅”。 翻过,背...

共1页/3条

标签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