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body id='uz0gmzcz'></tbody>
  • <small id='p3ethhpj'></small><noframes id='k8wjgehg'>

    散文

    那些旧笔记本

    这些旧笔记本,保存时间最长的整整半个世纪。 最旧最小的,原来的封皮早已磨失不在,现在最上面的一页竖写两行字:横眉冷对千夫指,俯首甘为孺子牛”,右下方落款鲁迅”。 翻过,背面写 : 潘尚斌同志:看完此本,非常感动,绝大部分,内情丰富,观点明确,立场坚定。 希继续巩固,并有所发明。 牢记党的政策,既重视成伤作文,又不唯成份论,重在表现。 时间苍促,没和你交谈,此纸太小,说不清楚。 如有机会,好好会谈”!落款: 孙金章1969.12.23 接下来会看到扉页上我的潘尚斌印”方形红印章印迹,是上初中时为领每月四元肋学金古代散文名篇,用桦木刻制的。 下面用铅字印的红色一九六年月日字样,在年字前用钢笔填写了九字,在月字前填写十字,在日字前填写了一字。 红印章与年月日之间,有浅绿色原图钢架大桥,下边一行小字天津市东升制本厂”,84开80页。 再翻,是加花边的名言选录、纪念语”,我写入毛泽东、鲁迅、马克思、列宁、屈原、李大钊、其白石等语录。 第五页上录鲁迅诗:万家墨面没蒿莱,敢有歌吟动地哀。 心事浩茫连广宇,于无声处听惊雷”。 另两句:好向濂溪称净植,莫随残叶堕寒塘”。 下面又抄鲁迅诗: 灵台无计逃神矢/风雨如磐暗故园/寄意寒星荃不察/我以我血荐轩辕/。 再里面内容是马恩列斯毛语录,我的偶感心得。 最早的写于68年7月5日。 其中有论朋友的,同志的,识人论文的,记录我第一个高兴的到军训团报名——上山下乡”的经过和认识,记录当时的时事政治,下乡事迹等。 最后一页上写下: 这个小本子上所记的东西,是我带在身上随时写下的。 我喜欢写日记和学习笔记,它能帮助我学习、记忆、习作。 ” 那时,讲阶级成份,挖肃”运动正开展着。 村里住着军宣队,组织社员学习、开会、搞运动。 我作为可以教育好的子女”参加社员大会,有时也发言,为生产队写点材料。 军宣队负责人孙排长看了我的日记,在开头写下了上面的观感与鼓励。 新年过后,军宣队撤离,我与孙排长一直没能好好会谈”。 以后,听说他又回到守备二师炮团古代散文名篇,由排长升任连指导员,营教导员,团政委。 驻固阳期间,我们几个要好的去看望他,他已结婚,家住在固阳东坡上的部队家属排房中,他与妻子热情接待我们古代散文名篇,过去多少事,皆付笑淡中。 这个笔记本和相关往事,犹如珍藏的潘多拉盒子,偶尔打开,总有新发现。 那些不变的模糊钢笔墨水字迹背后,说不定就蹦出一些被遗忘的人物故事,勾起再也无法重复的生活细节和史无前倒的社会闹剧。 还有几本硬纸皮的,白纸订的,塑料封皮的笔记本,每本都是一个时代的面孔,一段心迹的印痕,一些情绪的涌动,一群草根百姓的低吟诉说;多数是学习心得,名言警句、经典摘录,还有名著介绍,书名目录,在生产队公社工作记事,我的购书存目等等。 这些笔记本有的是报社电台奖励的,有的是参加会议、创作活动发的,大小不同,品质各异,纸张差别极大,插图色泽暗淡模糊。 反映了不同历史时期的情况和不同的等级层次。 笔记本零碎收藏记载着我的人生轨迹,可随时翻阅回忆,帮助我从中拾遗补漏,看一些故技重演的笑话,悟出旧事中的新道理。
    古代散文名篇 励志散文 历史散文
      <tbody id='3vgobumn'></tbody>

    <small id='tknfcvil'></small><noframes id='b34t03z6'>

      <tbody id='viztdufs'></tbody>

  • <small id='t692q3cs'></small><noframes id='s8juk2pa'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