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body id='udmfunyr'></tbody>
  • <small id='d6es9qr4'></small><noframes id='ndvaspch'>

  • 散文

    犁田

    太阳还没下山。 白日里因光线太强烈而隐没了的大半个月亮,开始显影出来,淡淡的,像浅浅的白云;白云却一坨一坨排队样地布列,仿佛农家刚犁出的田垄。 我立在高楼林立的县城里的阳台,望着天空,望着月亮,望着田垄样的白云,就想起第一次犁田的情景。 一吃过中饭,一点多;太阳白亮亮地毒热。 全家七口人,母亲,我,两个弟弟,三个妹妹,七手八脚,把牛、犁、牛枷、铁链、锄头,搬运到离家并不远的山坳里的田边,准备把上午刚割完稻子的一块面积一担多一点的地犁过来种红薯。 父亲在一九八〇年我还在读师范的时候就去世了,姐姐在父亲在世时就已经出嫁:没有一个正经劳动力,我担心下午种不完红薯,早早就催着一家人来到田边。 犁田是男人的事;一家七口人,母亲五十出头,一脑白发,大妹妹十九岁,大弟弟十六岁,其余本还是贪玩的孩子:二十出头的我朱自清散文特点,自然就扛起了犁田的担子。 我从没学过犁田。 生产队的时候,我只是一个半劳动”,还没有资格学犁田;后来当了大队里的民办教师,虽然也参加队里的劳动,但队里照顾我当教师的脸面,没要求我去学犁田;再后来考上师范,师范毕业后分配到和家乡相邻的大公社——横江公社的中心小学当公办教师,从此就渐渐远离了农田。 我却很熟悉生产队里大哥大叔大伯甚至细公们犁田的情景。 春天里,溪边桃红柳绿,刚收过油菜等冬季作物的农田,在布谷鸟的叫声里开始翻耕;生产队里的全劳动”,大哥大叔大伯甚至细公,就用锄头朱自清散文特点,一头挑着犁,一头挑着铁链牛枷,右手按住肩上的锄头柄子,攥着牛绳的左手兼捏着一根竹梢,慢悠悠地赶着公牛母牛黄牛水牛往田里走去;到了田边,先将犁头插进土里把犁立稳,然后把安好的铁链牛枷架在曲辕中间突出上栓的木榫边,再回头把正在犁边贪闲吃草的牛赶到犁头前,一个转圈调整,就把架在曲辕中间的牛枷套在训练有素的牛的厚肩上;一声吆喝朱自清散文特点,吼!”欺西呀!”(方言,站死呀,催牛走快点的意思),牛就一边嚼着从田里贪过来的青草,一边拖拉机一般,拉着犁慢悠悠在被春水浸泡得很松软的熟地里前行;刚翻过来的熟土,一垄一垄,行军的队列样齐整,乌黑间夹着一粒粒胖肥的白虫,引来一伙一伙的八哥,大哥大叔大伯细公们吼一声举起竹梢一扬,惊得乌毛间夹着白羽的八哥们轰一阵飞叫……我照着想象的样子,把犁头插进土里将犁立稳,安好铁链牛枷,就六兄妹男女老少齐上阵,牵牛绳的牵牛绳,推牛屁股的推牛屁股,拿牛枷的拿牛枷,好不容易把借来的大黄牛驯贴在工作规程”里。 终于完成第一步!我松了口气,右手扶着犁,攥着牛绳的左手捏着一根竹梢,举起竹梢吼一声一扬,牛却飞一般跑起来;原来,犁头并没有钻进土里,而牛却做好了负重的准备,使出了起动时应有的加力。 我没有过分责备牛,嗬一声把牛叫住。 我继续赶着牛犁田,我把扶手提起,犁头四十五度角直往深土里钻,啪地一声,犁散作了几块老旧的废木料;大黄牛却脖子一伸,撂下牛枷,用鼻子上的牛绳拉着我满田飞窜。 我气不打一处来,举起竹梢,昏天黑地一通抽打。 借的别人家的牛啊!”母亲站在田塍上,左手遮住眉头,声音里满是忧心焦虑,一边走向散作几块老旧废木料的犁边,摸着还完好的曲辕,自言自语,好在犁是自家分到的。 ”一九八二年,农村实行联产承包责任制”,分田到户。 我家没有分到牛,没有分到打谷机,但分到了一张犁。 母亲的忧心焦虑是有理由的。 母亲不会逢迎逗笑,没有很好的人缘,常被人藐视为精算。 怎么能不精算呢!记得七三四年的时候,生产队在年根给各家各户计算好来年一到七月份每月可分到的粮食;那时我家九口人,每月可分粮一百〇七斤稻谷;一百〇七斤稻谷可碾七十五斤米,均分为三十份,每天两斤半:虽然父亲当大队书记常不在家吃饭,但七个正在长大长个的孩子,个个都老虎一般,那肚量也够让作母亲的忧心的了吧!母亲和我们兄妹,除了分配我们做事,基本没有交流;但在兴致好的时候,也会从她的百宝箱里,偶尔寻出一两颗珍珠来。 ——你们小时候,吃过晚饭,大家都围着煤油灯下的桌子,堆堆里(愣愣地)坐,不肯散去;我晓得,大家的肚子没吃饱。 ”——大食堂的时候,你(作者)三岁;食堂一餐分给我一小钵米糊,我用筷子撩米糊往嘴里送,你就用筷子把我筷子上的米糊往钵里扒拉,一边说,‘我吃,你不吃’。 ”我也知道,母亲到二十里外的横江赶集,宁可饿肚子,也不舍得吃一碗两角钱的点心。 母亲不知向谁家借来了犁。 一阵冷静后,我从新把犁头插进土里,弟弟妹妹们又从田塍边把吃草的牛牵过来,我们一起把牛枷套在牛肩上,又用绳子把牛枷和牛脖子箍住,吼”,我小声地叫着,轻轻地扬着竹梢:我们又七手八脚开始犁田。 接下来,一担多一点的地总算犁完,尽管犁得歪歪斜斜散文,犁得犁一段跳一段,犁得犁出的红薯垄比豆畦还大。 在太阳早已下山月亮高高升起来的时候,我们做好了田垄,栽好了红薯,还给刚种下的红薯浇好了水。 月色下,刚刚种下的红薯在夜露里挺起原本耷拉着的叶片,我,还有我的尚未成年的弟弟妹妹,都在心里笑开来。 夜空里,大半个月光皎洁而明亮。 我立在高楼林立的县城里的阳台,望着月亮久久地出神,忽地从月亮的光盘里,点击出一段苦涩中深藏着甘甜的往事。 (笔名索原 13097303123
    朱自清散文特点 李娟散文 思念散文 关于老师的散文

    <small id='on44gcdt'></small><noframes id='g01enkkh'>

      <tbody id='d0xk59my'></tbody>
  • <small id='xc5a7uhq'></small><noframes id='y7b7598c'>

      <tbody id='j6dfz7nn'></tbody>